秋来了,天高了,云白了,也更清远了。

来源:27love.com 时间:2019-12-13 16:17:33 责编: 人气:

  秋来了,天高了,云白了,也更清远了。一场秋雨淅淅沥沥落了一夜,清晨,雨停了。薄雾如同扯开的薄纱漂浮在田野上,看雾霭纷纭、飘飘渺渺的仙境,好像都是云雾笼罩、意象虚浮,世界似乎披上了一层雾沉沉的神秘面纱。显现出过眼烟云与红尘隔绝,彰显出扑朔迷离的风骨情节,有了缭绕心中悬念的感觉。

  我一直对雾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,记得离家下乡时,父亲送我去车站。那是一个寒凉的清晨,清悠悠的蒙蒙白雾,一阵阵漫来,给寂静的街巷披上了一层薄薄的轻纱。一缕缕,一团团,如烟,如尘……也如我依依惜别的心情。父亲肩上背着行李,一路上反复叮咛着,有点语无伦次,也有点婆婆妈妈。晨雾似乎越来越浓,越来越沉,让我们都看不清对方的表情,虽然近在咫尺。不知何处传来几声鸟儿的轻吟,也是凉怯怯的。我悄悄地登上汽车,汽车启动了,两只大灯仿佛是两只依依不舍的大眼,穿过薄雾,一对昏h的光束照向远方,满满是担忧和无奈。回头隐约看见挥手的父亲,花白头发上满是晶莹的水珠,“记得写信……”哽咽的话语在白茫茫的雾中徘徊,一直萦绕在我的心中。这时,我发现雾是可读的,雾气凝成的小水珠是有记忆的。

  下乡再教育的乡村里,秋冬傍晚的薄雾,可谓是美轮美奂的景致。不知什么时候升起了一点点白雾,就像哈萨克大妈刚刚挤出的牛r*。薄如蝉翼,又似晶莹的乃皮,飘飘渺渺,遮掩画卷似的。倦怠了雪山丛林,倦怠了毡房、牛羊、草甸,“水雾一边起,风林两岸秋,”这氤氲的气息,若即若离,飘忽不定,虽然宛如仙境,却让人雾里看花,有些浮躁。

  冬夜的雾是浓厚的,就像一床厚厚的棉被笼罩了整座城市。你所熟悉的街道、楼宇、树木完全隐藏了起来,在未知的背后,安全感取代了恐惧。平日里的一切都被雾遮盖了,世界单纯得好像尽头,所见只有昏h的路灯,一盏盏漂浮在雾中,像引领灵魂去到另一个地方。在缓缓行驶的车中,一栋栋高楼像突然出现的怪物,向身后扑去。偶尔有穿黑大衣的路人匆匆低头赶路。狄更斯是否也是在这样一个大雾的冬夜徘徊在街头?依稀凝望远处佘山圣mu大教堂的尖顶,圣mu是否也是在这样一个清晨托生,幻化成人形。

  那依稀亮着的是什么光芒?是上早班的环卫工,馒头店的老板娘,24小时便利店的营业员。

  当白雾腾腾茫茫的时候,心中就弥漫出r*白、湿润、朦胧和漂浮的意象,面对着这个蠕动庞大的神物,想着什么,我也说不清楚。时常静谧地去读这个风景,也许只有自己的心中知道个中的况味。

  雾,漂浮地面的云,一种自然现象。但在人们的心目中,雾与霾如同狼与豺一样,是污染空气的罪魁祸首。其实,雾是雾,霾是霾,那悬浮空气中的烟尘等微粒,与雾同时出现,好端端的雾替霾背了“黑锅”。

  薄雾徐徐漂浮,仿佛与人心是契合的。可看,可读,可猜,可想、可悟,白雾的意念柔和与仙境般的微妙,真亦假来假亦真,万物静观皆自得,让人无法诠释雾的千变万化和纷繁复杂。懂得欣赏的人,才能感悟到它的美妙之处。

  雾,犹如打开了一本无字的书,犹如一部无声的影片,犹如一张无形的互联网。茫茫人生就像一场雾,或许,飘忽不定、变幻无测的雾,本意就是让你永远也看不透。读雾可以明目,可以养心,可以悟道。读雾如读心,让我们在纷繁的尘世中禅悟人生,在浮躁的心态下安之若素。

  久雾天必晴,雾散云自识。雾提供给人们几多猜测与遐想,这便是雾的趣味之所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