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方深处,美人何在

来源:27love.com 时间:2017-07-17 18:16:50 责编: 人气:

软风催响老旧铜铃,坠满丁香结的江南旧房,纤雨拉起淡浅帷幕,归人与过客都如烟尘缓逝。当卿君离去的一刻,是谁在原地等候;当誓言迷胧的刹时,是谁将天涯望断。

月胧雨亮,天远茶凉。翩华擦肩里,美人何在?

风过天涯,雨打梨花,庭院深闭门,萧叶掩疏窗。檐前雨绘月绘情,是否还曾记得初逢时绮如艳锦的江霞,老旧雨巷,孤雁们切掠月影,偷渡半边月色,屋角青苔灰了浮世,铅华晦涩,几生来时。凉如清烟的漫老石阶不愿收留独自远行的月,忘却了当年伊人手中的油纸伞为谁撑起一片云烟。

当时节不再,当良辰不复,翩跹非梦里,美人何在?

亭榭深院,离人絮语犹在耳畔,却觅不得来时相守,切切追寻,竟不觉老了韶华,凉了热茶。

繁尘消湮,佳人曾徘徊的条条雨巷湿衣沾露。孤雁还是离群,轻舟还是渡江,油纸伞却撑不起又一段空等。

无奈,只得借清辰淬以明水寒波,闲倚长榻,听达达的马蹄打江南走过,被美丽的错误欺骗而凉心,画盈盈秋扇,猜下一次马蹄上所寄的是否是那位归人。还是过客,还有过客。

前尘往事中,追不回曾往绮念;未时来世间,等不到回眸掠影,换不回来世擦肩。

佳人于翩复流连间,爱怨之始到最初又是一场怎样梨花带雨的倾城际遇。

奈何情浅,奈何易逝。

奈何当时只道是寻常。

月明花前,留下的一缕青丝昭情于日光,绝情于风月。讳莫若深,暗语结愿。

秋扇见绢的年月,不知伊人曾否忆昔年光景,柳巷盈满烟花,长亭开遍离花;不知佳人再否以素纱遮面,重帘卷花弄月,烟影描白绘蓝。

春胧夏浅,秋伤冬乱。渐起浮生,渐灭沉情。

每当霜月伴枝,碎星当窗,繁世可否还在;每当江尽帆逝,人走巷空,旎情是否未亡。

我是否,不再见倾世美人,不再闻相念相持,不再道一往而深。

看秋扇冬衫,数人生几世,品独留空茶,问,美人何在?

红白玫瑰,琉璃灯盏,张爱玲用最艳丽的锦袍,却说最苍凉的冷。那锦袍,爬满了虱子;那苍冷,充盈了旧上海。

撒哈拉情怀,太平洋满爱,三毛用最热烈的想念,化成了梦中的撒哈拉,流成了爱中的太平洋。却终得不过是空留哀凉,数不清梦里落花。

曾往,黛瓦粉墙,纤脚踏碎片暗薄影,华衣掠掩半边流金艳镁,翩姿抹匀朦胧绯红锦阳,渡给古韵砖墙上浅草清花稀红疏艳,半是胧绯,半为影。

当下,青砖灰阶,倦手拂尘片言薄情,素袍不抵半生浮沉颠倒,谢容轻渗垂墙凄淡残阳,漫望圮舍残垣下瘦草败花苍颜灰容,半是楚人,半为怜。

缘起缘灭,情深情浅,终因流年负之,终被霜华老去。

花落霜月,叶零银华,蝶眷归程。江染绮红绯阳,艳了初逢良画;湖冰碎月沾露,寒了别时离情。

月半弯,夜半深,心半凉。伊人依旧顾念纤转,非绮非艳,非华非锦,离人依是恋念翩转,千爱千缠,千情千伴。

残情几许,浮生一梦,深亭浅院回眸飘转,不见即时君之倾眸,不闻彼辰伊之轻叹。

烟云移情,寄遥天遐思到苍穹尽处,檐铃杉木,是佳人心织心恋丁香结。浮思随云随烟,化蝶眷念红尘,为未亡之人翩舞曼歌,阡下茉莉,陌上梨花。

林花深院,拂雪还满。纤浅清雨落瓦落檐,湿了半生浮华,湿了半道人家。

风催人老,转眼青春不再,容华不复。稀花朝开夕落,岁年循复;佳人不抵风尘,朝新夕老。时节被风催着行进,一瞬间人就在风里长大,不做惊讶,无所辩驳。拾捡起片片往年陈事,翻情如画,泼墨山水江南,黑白莲花。

风尘旧事,红尘牵情,绊住人匆乱脚步,然月倾浅水,雨倾清情,为烟景续茶。珠帘雕栏,杯盏束花,圈起遗留的恋歌慕语放入闲人家,诱人捡拾,引人沉沦,教人痴傻。人未醒,月自醉;茶未凉,雨自怜。

片瓦片砖冷情笑看孤人自对闲窗忆往昔繁花,听远方飘云寄至此处的微雨道君与他。

小城看遍世间淡情浓念,守护伊人无果妄念。

然小城无言,明了不名言,单看落红满径,听月雨诉情,是否为所谓残酷?

微亮天雨,微淡软风,醉人醉己,醉月醉情。倾城尽沾胭脂泪,倾世尽染朱砂红。

然小城无言,留人不留君,独饮凉花清酒,独对残花霜月,是否为所谓绝情?

风浸良辰,残荷听雨。绯艳夕阳终是赢了老马,如花美眷终是输了韶华。

从流琐事,从善上水,镜烛湖花,风叶雨林。无论怎样的海誓山言终不过是镜花水月,无论怎样的艳媚瑰美,终不过是秋扇见绢。

繁花褪后剩下什么,浮华过后徒留什么,剩虚掷的青春,留花败的枯象。

还是流水,还是流水。

碎月断情,霜星飒沓,清湖依柳摇花,木桥凌波踏影。静雾氤氲湿衣织景,浅水流曳摆渡暗香。轻舟微晃,轻桨微斜,轻绳微荡。佳人素衣拂雪,闲坐木舟,遥念广寒思语翩跹;伊人雪衣落梅,静摇木浆,渐起马嵬风殇浮缘;美人寒衣凋叶,轻倚秋千,低惋秋宫非晚化蝶。

蒲扇拂乱香炉淡烟,秋风未起叶自落,暗示成了预言;纸窗半掩繁星浅月,秋夜未央人自凉,祈盼成了信仰。叶边独倚,月下独酌。

同心锁锁不住离人心,寄愿纸唤不回君倾眸。

可否还曾记得回转的一天?那一天挑尽灯花,依旧有那么多未说完的情话,那一天几拾红妆,依旧留不住离人的翩华,那一天落花还在,人已天涯。

婕妤不再,贵妃已亡,是否越是缠情的初逢便有越是哀凉的断念,是否总要回到原点,附带满地的碎花,满身的伤疤?

岁末翩年,留白画砂。

莲灯朦胧河影柳颜,街灯昏黄飘雪长椅,暗走霜华,悄逝人家。

微明星火牵愿载情,伴着点点清泪浪迹天涯,美人容华已谢,离人犹在香闺,是教它去寻他,还是教它离开她?

都是天涯,都已天涯。

微醺酒意不胜年华,微湿衣襟不耐秋寒。高塔望不尽遍野,不登也罢;低巷走不尽佳景,不留也罢。

也罢,也罢,不过一场没有归途的旅行,没有他的欺骗,你怎会走得如此铭心?也罢,也罢,不过一个不甚美丽的童话,没有他的笑颜,你怎会记得如此刻骨?

蝶不恋花花恋蝶,叶不念树树念叶,风不追人人追风,他不恋你你恋他。

只因你不知,只因美人不知,蝶恋叶,所以近花;叶念风,所以邀树;风追他,所以缠人;他恋她,所以恋你。

花是美人,树是美人,人是美人,你是美人。

但蝶也不得叶,叶也不得风,风叶不得人,他也不得她。

蝶是否为美人,叶是否为美人,风是否为美人,他是否为美人?

蝶的蝶是什么,叶的叶是什么,风的风是什么,他的他是什么?

不晓,不晓;莫恋,莫恋。

花还在,已不是唐时的花;我还在,却还是当年的我。

我不是美人,美人是我。

春绿又起,林花又开,然,亭花桥柳间,美人何在?

不在他方,不在他方。

本文标题:他方深处,美人何在 - 优美散文
本文地址:www.27love.com/sanwen/ym/4805.html